清风生酒舍,皓月照书窗。

/2018.08.26 旧记 >> 摘记 >> 阿尔缇的秘密(稿)

“在寂静得只剩夏蝉嘶鸣的晴朗夜晚,少女一袭白裙如初绽幽昙般无声地立在临近池塘的走廊边缘。路阮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少女与殷小刀极其相似的侧脸,以及她被月光映衬得愈发柔和的轮廓。”

“少女说着,似是记起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,笑意就从眼底荡漾开来,原本略显苍白的脸颊因而染上了浅浅的嫩粉色。随着笑意的扩散,少女嘴角下一对儿可爱的梨涡也逐渐变得隐约可见。”

“如果说少女那双能够轻而易举地蛊惑人心的黑色眼瞳,是盛装了整个浩瀚星空的无色琉璃,那么殷小刀的这双眼睛,就是吞没了一切生机与希望的,没有半点儿光芒的死寂黑夜...

/2018.05.15 旧记

从前我也是那个可以追逐蝴蝶奔跑的孩子,现在我却只能眼看着周围的孩子尽情追逐他们的蝴蝶,我的前方只剩虚无。

这世界上连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都不存在,即使我手中仍然握有花朵,我也知道等来的再也不会是同一只蝴蝶了。

所以看见他们那样幸福却又浑然不觉的笑脸,十分刺眼。

越是无知地幸福着,越是刺眼得要命。

但我还有花不是吗。

比起自欺欺人地追逐早就消失的蝴蝶,羡慕周围孩子们可以拥有那样幸福的笑脸而不自知,我想我还是加倍努力地呵护手中其实异常脆弱的花吧。

/2018.04.10 旧记

如果明知是「错误」的宝石,却依然怀抱它固执前行的话,只会引来贪欲之鬼的无限纠缠,叫人逐渐迷失心智,忘记初衷,最终被轻而易举地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。 ​​​

/2015.12.02 旧记

旅途中碎了的光,一盏又一盏。徒留海面斑驳的倒影,深深浅浅地摇曳。脚下的木船,垂死呻吟着,声音刺耳又着人怜悯。酒坛堆满船脚,疲惫不堪的旅人终于扔下船桨,跌坐一旁,嗤笑一声,麻木了脸任由老船驶向黑暗。 ​​​

/2018.09.22

你作以真心浇灌,终得一杯宁静的苦涩;

越是浇灌得多了,越是苦涩得深邃起来。 ​​​

1 / 3

© 尘寰 | Powered by LOFTER